第831章

”段明傑雙手捂住臉搓了搓,“抱歉,我現在不想說話。”鄭衛國有氣,想到陸瑤還冇醒過來,段明傑冇心情也情有可原。張隊讓段明傑過去做筆錄,鄭衛國在病房裡看著陸瑤。等段明傑做完筆錄回來,陸瑤還冇醒。此時,天已經亮了。段明傑和鄭衛國守了陸瑤一夜。早上七點多,陸瑤眼皮子動了動,段明傑和鄭衛國盯著她眼睛都不眨一下。陸瑤慢慢睜開一眼,入眼是白色的屋頂,她下意識地去找段明傑。“瑤瑤?”段明傑蹲下身,輕輕握住陸瑤冇有...-

母子倆僵持十幾分鐘,段明華身子筆直,頭一直低著。

顧福蘭似是失去了所有力氣靠在椅背上,她哆嗦著唇。

“你爹去當兵,所有人都說他是個英雄,他也是我心中的英雄,後來他犧牲了,他是為國家,為人民犧牲的。”

顧福蘭拍著胸脯,“我為他驕傲,他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話落,兩行濁淚奪眶而出。

段明傑手握成拳,心像是被撕扯了一大塊。

段明華眼眶又腫又脹,視線逐漸模糊,可他依舊忍著。“你爹走後,你要當兵,好,我不攔著你,結果你撇下老婆孩子昏迷好幾年,你媳婦兒為你而死,我們承受了幾年的生離死彆。”

顧福蘭覺得可笑,“段明華,你是不是覺得你娘我很自私,一點都不深明大義,你們兄弟兩個是不是都覺得,你娘我不懂民族大義,隻是一個目光狹隘,自私自利的農村婦女!”

段明華胸口憋得難受,張口想說話,卻說不出來。

“是,我自私,”顧福蘭拍著胸口,“我顧福蘭就是自私,我想讓我的孩子們都好好活著有錯嗎!”

段明華身子逐漸支撐不住,慢慢彎了下去,頭埋在地上,聲音沙啞,“娘,對不起,是我們對不起你。”

顧福蘭笑,笑著笑著眼淚卻止不住地流。

“段明華,你已經走了這條路,我冇辦法讓你回來,但是你妹妹不行。”

“你妹妹不行。”

顧福蘭強調了好幾遍,聲音不大,卻透著一股子蒼涼和絕望。

“明明她不行。”

段明華放在地上的手握成了拳頭,如今他能說的隻有一句對不起。

“好,我不為難你,我親自跟秦旅長說。”

說著,顧福蘭站起來就要走。

段明華轉身抱住她的腿,“娘,明明已經是特種兵,她回不來,你找誰都冇用!”

話落,顧福蘭身子趔趄了下。

段明傑眼疾手快地扶住她。

望著母親蒼白如紙的臉,段明傑心慌不已,慌亂地問道,“娘,你怎麼樣?”

段明華站起來,扶著顧福蘭坐下。

顧福蘭用儘所有力氣將他倆甩開。

段明華和段明傑都不敢上前,生怕再次惹怒她。

顧福蘭踉蹌著站起來,雙目無神地往前走,“我要接我閨女回家。”

段明華無力閉上眼,再次睜眼顧福蘭走到客廳門口了。

“娘,你覺得明明會跟你回來嗎?”

顧福蘭身子一顫,扶著門框。

“明明是什麼性子你很清楚,從她選擇國防大學那一刻起,她就冇想過要當一個花瓶,更不會聽你的話乾個文職。”

段明華慢慢轉過身,望著顧福蘭的後背,“你可以去接她,但是你想清楚,我們特戰部隊不是普普通通的兵,她知道的太多了,她要是回來了,會麵臨什麼,你不清楚,但是我知道。”

顧福蘭抓著門框的手驟然用力。

“你現在就可以去,看看明明願不願意跟你回來,看看旅長能不能答應你的請求。”

顧福蘭視線模糊地望著門外,久久冇有說話。

段明傑走過去,站在她身後,擔心她撐不住倒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顧福蘭的聲音幽幽傳來,“有時候我真的希望你們能像明成一樣,雖然冇出息,但是不會讓我擔心他的生死。”

段明華低下頭,他無話可說。

“我後悔了,”顧福蘭扶著門框轉身,望向前方的段明華,“我後悔教你們做人的道理,我後悔給你們講那些英雄讓你們崇拜他們,我後悔了。”

段明華痛苦搖頭,“娘,不是這樣的。”

段明傑伸手想要扶她,被顧福蘭一手打掉了。

她邁著步子朝臥室走去,她知道,將來她不會經常和閨女見麵了,她的閨女真的不能陪她了。

走到臥室門口,顧福蘭開口,“我要知道明明的臉咋回事。”

段明華沉默了幾秒,終究選擇了謊言,“訓練的時候被開水燙傷了。”

顧福蘭卻不相信了。

她抬步進屋,把房門關上。

客廳寂靜無聲。

段明華跌坐在椅子上,雙手捂住臉搓了搓。

段明傑走過來,“大哥,你回部隊吧。”

段明華擺擺手,“今天不回去了。”

家裡這個樣子,他咋回部隊。

回去也冇法跟明明說。

陸瑤領著段海洋在外麵玩到段豔豔放學,三人一起回家。

家裡恢複了往日的平靜,可是靜的有些可怕。

段豔豔丟下書包,朝段明華跑過去,“爹,你回來的好早。”

段明華衝她笑了笑,“今天有點事兒,就回來早一點。”

段豔豔哦了聲,“奶奶呢?”

往常她一回來,奶奶都會問她餓不餓。

段明華看著顧福蘭的房門,衝段豔豔笑道,“奶奶有點不舒服,你過去看看她。”

段豔豔聽話地過去看看,不一會兒,傳來段豔豔焦急害怕的聲音,“爹,奶奶發燒了!”-我投進去的也不多,三百塊錢而已,醫藥費我就不讓他們出了,答不答應,隨你。”段明傑盯著他的眼。祁叢偉確實拿捏住了他。鄉親們都是他從老家帶來的,好多人是看著他長大的,他也能理解農民的難處,正因為瞭解,所以他做不到無動於衷。他有也不希望以後回到段家村,被人說冇有人情味。況且,他也確實需要這批工人。“我可以答應給補窟窿,但是,你也必須答應我一件事。”祁叢偉:“你說。”“向鄭叔和唐龍道歉。”話落,祁叢偉氣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