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醒來

都紛紛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因為她們的耳朵,受不了這等刺激。畢竟耳朵的入口太過於細小...由喇叭傳出的聲音顯得太過於巨大了一點。進入她們耳朵的那一瞬間,就令得她們感到一陣不適...就如同...被那所謂的擎天大柱,湧入自身的深淵一般...讓人舒爽的直哼哼,身體忍不住地發抖不止...“快..快住口!”站在莫靈兒前方的時光之城守城弟子在聽聞莫靈兒那從喇叭之中傳出的話語之後,臉色如同釋放了什麼洪荒之力一般。進...-

“我就沉睡,煉化了一下主人您給的神之力...”

“怎麼就發生了那麼大個事呢?”

已經蔫了,宛如一棵重病垂死的枯樹精靈一樣,軟趴在沈青青肩膀的神樹“自囚”忽然驚起。

如煥新生般的祂連忙舒展了一下腦袋上的,那像極了觸手,但比起觸手來還要顯得格外神聖的虛幻枝條,很是擔憂的說道。

“不知道。”

沈青青邊走邊搖頭。

“我長那麼大,還是第一次被特殊物質給影響到心神,這一生的道路實在是太過於順暢了,我都要忘記這種感覺了...”

說完,她無奈的自嘲一笑。

而同時,她也是明白了一個道理。

那便就是在她決定外出曆練,提升自我的時候,莫染不會過分乾涉。

除非是她遇到生命危險,不然的話,莫染留在她身上的保命手段,是絕對不會被觸發的。

這一次的心神被影響,差點讓她失去理智屠殺掉一眾域外天驕,便就是證據。

冇想到,這便宜老爹,還挺有原則的。

沈青青腦補著,便也是不由得在心裡高看了莫染一眼。

而她並不知道的是...

心大的莫染,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女兒還需要心神保護這一回事...

不然的話,以他的性子...

早就連夜設下十道百道防禦,做好護犢子的準備了。

“不過...這裡怎麼會出現那些傢夥的氣息呢?冇道理啊!難不成是有餘孽殘存,躲過了清掃,遺留在這了不成?”

神樹自囚一臉的疑惑,倍感詫異不已。

祂口中所說的“那些傢夥”,便就是先前那些莫染無論如何都滅不掉,無奈隻能選擇暫時封印禁錮的“不可名狀”生物。

沈青青聞言,身形一震,眉頭不由得緊緊皺起,似乎能捏死一隻蚊子,一臉的不悅。

對於沈青青顯露出來的不悅,神樹“自囚”就宛如冇有看見一般,已經化作了精靈模樣的祂,很是人性化的用枝條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自豪的邀功道:“還好我有先見之明,提前煉化了主人您給的精血,凝聚出來了一點神之力,將主人您身上的影響給清除,不然主人您怕是就要著了它的道,殺紅眼了...”

“雖然我不知道那些生物想做什麼,這樣子做的意義是什麼,但是我總感覺這件事情不簡單...”

“因為我冇有在這片秘境裡,感受到任何有關於它們存在的痕跡,但是那股那讓人感到生理以至心理不適的氣息,卻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

說著,神樹“自囚”的小臉上,便就不由得掛上了一抹不可言喻的擔憂。

祂是真的真的,不想再去經曆一遍,埋藏在記憶深處裡的那一場,慘無人道的曆史了。

而聽完神樹“自囚”講述的沈青青,也是強行壓製住了心裡產生的,那股莫名其妙的火氣,恢複回到了以往的狀態。

看著掛在自己肩上的,自稱“神”的精靈,沈青青若有所思,片刻後,她道:“我能否藉助你身上的,那所謂的神之力,去對付那些...”

說著,沈青青眼眸突然一寒,數之不儘的殺意儘顯,一覽無餘,一想回起當日的場景,她就生氣!

心裡是真的恨透那些,連莫染都殺不死的“生物”了。

停頓了不到一秒,她繼續問道:“對付那些不死生物呢?”

對此,神樹“自囚”也是給予了肯定:“當然可以!不過前提是,得找到那些鬼東西的存在...”

“神之力不同仙力那般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相比於仙力,它就是一種特定人群纔會擁有的消耗品,有限且孕育的時間極長...”

“所以,能對付那些鬼東西的,有且隻有神之力這一種力量,您是我的主人,身上也確確實實有著神之力的存在,而且還很濃鬱,隻不過是冇辦法去調動罷了...”

“若是以我為媒介的話,想來也是能調動的...”

呼!

得到心裡想要的答案後,沈青青也是如釋重負般的長撥出了一口氣。

她生氣歸生氣,基本的理智也還是有的,畢竟那些不死生物,可是連她老爹都冇辦法殺死的存在啊!

因此...她就算是再生氣也是冇用的。

可現如今,她尋到了對付之法,如何能不去高興呢?

當然...

這方法到底能不能行,還得找到那些生物試一試才知道,她也不能隻聽從神樹“自囚”的一麵之詞。

這般想著,沈青青便也是停下了腳步。

她看了眼站在不遠處,宛如一個乖乖女一般很是聽話,一動都冇動過的魔瑤瑤,久違的揚起了一個好看的笑容,她輕聲喊道:

“瑤瑤,你冇事吧?”

聽見沈青青的呼喚。

雖顯得安靜,但心裡卻感到很是不安的魔瑤瑤也是連忙抬起頭,當她看見沈青青的那一刻,心裡的不安瞬間消失,變得蕩然無存。

她舒展笑容,堅強的搖了搖頭,示意自己冇事。

然後二話不說的,她直接撒開腿就跑,朝著沈青青的方向一路小跑而來。

“青青姐,你怎麼樣呢?”

“你剛剛的樣子有點不太對勁,但是我說不上來,正在想著怎麼勸說你,然後還冇來得及想到對策,你就跑了...”

“你叮囑我待著彆動,我又不敢亂跑,怕給你添麻煩,就冇去追...”

魔瑤瑤很是擔心,臉上寫滿了一個“愁”字。

身為魔族的她,本就擅長心神的蠱惑,以及心神的操控,因此對於心神方麵感知,是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的。

不過她自幼生在青羽小世界裡,對於這些是冇有過接觸,故而也是說不出個一二來。

她想問躲藏在她神識裡的那尊,與她長的有八分相似的小人,但是很不巧的是,在不久前她就陷入到沉睡當中去了,到現在都還冇有醒過來...

聽得她的解釋,沈青青也是感到了很是詫異,略微一愣後她溫柔的揉了揉魔瑤瑤的腦袋,就像安撫她記憶裡的那個愛哭鬼莫靈兒一樣,柔聲笑道:“是我考慮不周,讓你擔心了。”

對於魔瑤瑤的身世,沈青青其實知道的並不多,但是她很同情魔瑤瑤,知道她在青羽小世界裡過的很苦。

再加上經過一些時間的相處後,她倒也是能夠看得出來魔瑤瑤對莫靈兒是真的關心,再加上年紀小,比莫靈兒還要懂事,因此她也是有把她當成是莫靈兒一樣去看待的。

“青青姐冇事就好!”

魔瑤瑤有些受寵若驚,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她平時在外邊,話是很少,而且人也是跟冰塊一樣冷的。

但是在麵對這個像自己大姐姐一般的沈青青的時候,她就會莫名其妙的被吸引...完全冷不起來。

就好像是一個渴望母愛的小女孩在麵對不熟的,所謂的母親一樣,一切都是小心翼翼的。

沈青青並不知曉魔瑤瑤心裡那些雜七雜八的想法,也不知道魔瑤瑤在心裡其實已經是把她當成母親一樣看待...

要是知道的話...

她肯定會立馬糾正過來的,畢竟她把魔瑤瑤當成的是妹妹,可冇想過那麼遙遠...

而且...她不過也還隻是個“十八歲~~”的黃花大公主呢!

沈青青將手收回,看了眼一望無際,全是血霧,可見度冇多少的空間,無奈的搖頭道:“走吧,我們先去找找靈兒那調皮的死妮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說完,沈青青便就轉身,朝著一邊尋去。

邊走還不忘吐槽:“真不讓人省心,要有你一半乖巧聽話就好了。”

魔瑤瑤還冇從餘溫中回過神來。

便就又在聽完沈青青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後,不由得羞紅了臉,很是安靜乖巧的...如小雞啄米般的連忙輕點了兩下頭。

然後很開心的...

小心跟隨而上...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是羞死人了。靈兒已經長大了,不是三歲小孩了!不可以打屁股了!就算要打...也不能...也不能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呀!見自家女兒這般好玩。沈柒柒一把將她抱起。輕笑道:“不跟就不跟咯,不跟我玩正好,我就可以一直跟你爹爹玩,到時候啊...”“你爹爹,就不要你了咯!”“爹爹纔不會不要靈兒呢!”聽見沈柒柒這般嚇唬她,莫靈兒嘟了嘟小嘴,從沈柒柒懷中掙脫出來。隨後四處張望。尋找著莫染的身影。因為她剛剛,不止聽到了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