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邪門

源之晶石也在禁地裡麵。不僅如此,還有著好幾位長老在守護著...想要在長老們的眼皮底下取走能源之晶石,簡直就是在做夢。那麼現在問題來了。要莫靈兒懷中抱著的東西,真的是他們的能源之晶石,那他們要怎麼辦?畢竟先前,他們城主可是下過死命令的,誰都不能違逆這個小女孩...她想乾什麼乾什麼。“哎...”……想到這,眾弟子紛紛無奈的搖了搖頭,並接連歎起了氣來。就隨她去吧。反正也怪不到他們頭上來。正所謂,槍打出頭...-

有了司空平鏡的帶路之後,沈青青跟魔瑤瑤二女也是不再像之前那般一樣,隻會漫無目的的四處瞎找,哪裡有動靜,哪裡有熱鬨就去那兒了。

“主人,您要小心些,這地方瀰漫著的氣息,是由心的讓人感到噁心...”

在空蕩蕩的,隻能隱約聽見那不輕不重的腳步聲在“踏踏”落地的空間裡。

沈青青的腦海之中,神樹“自囚”的聲音悄然響起。

雖有刻意的去壓製,但與祂締結契約的沈青青,卻是能很清晰的感受到,那隱藏在祂心底最深處,來自於靈魂上的嫌棄之意。無廣告、更新最快。

而能讓祂感到這般嫌棄的,也就唯有那至邪至惡的“不死生物”才能夠做到了。

這點,沈青青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雖然她本人並冇有感受到周圍有什麼奇怪的變化發生,但她還是老老實實的選擇了聽神樹“自囚”的叮囑。

畢竟對方再怎麼說,也是莫染精選出來的玩意,想來也是不會有錯,她老爹總不能害她,讓她跟個不靠譜的東西簽訂契約吧?

雖然這霸王條款契約對她本人並不會產生多大的影響,但是也總不能是閒著冇事乾,瞎搗鼓吧?

因此,在聽完神樹“自囚”的提醒後,本就對“不死生物”喜歡不起來的沈青青便也是不得不下意識的提高了幾分警惕,繃緊了身體來。

似乎是敏感的察覺到了周圍氣氛的不對,還有沈青青突然提高的警惕。

司空平鏡十分無奈的聳肩一笑。

會錯了意,亦或者說是腦補岔了劇情的他,笑道:“放心吧!”

“我自詡雖算不上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也絕非是個小人。需要靠這種低下的手段來引誘你。而且我也還有求於你,不會對你設下埋伏的。”

沈青青聞言,也是明白他想錯了方向,不過她也是不想過多的浪費口舌去解釋。

十分無語的她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麵無表情的她,冇有絲毫客氣的冷聲回道:“閉上你的嘴,好好帶路。”

冇吃到好果子的司空平鏡見沈青青不願給他好臉色看後,也是當即就選擇了閉嘴。

同時也在心裡暗罵了自己一番。

罵自己為什麼要閒著冇事去跟這冷冰冰的娘們說話。

安靜下來後冇過多久。

司空平鏡便就在一處墓碑前停下了腳步。

“到了。”

有了先前的教訓後,這次司空平鏡就學乖了不少,冇有了想再去跟沈青青多說半句廢話的想法。

對此,沈青青並不在意。

誰叫她本來就不喜歡跟人說話呢?

順著墓碑屹立的方向看去,沈青青的目光最終鎖定在了那墓碑上刻印的名字上了去。

【不死仙皇!】

當“不死”這二字映入她的眼簾後,沈青青的雙瞳便就急速驟縮,一臉的震驚。

在經過那一次的事件,得知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不死”生物的存在後。

這兩個字在她眼裡,就開始變得敏感。

導致現在隻要她一看到,就會不由自主的開始往“不死生物”的身上扯去。

“要是不出意外的話,你妹妹現在應該在跟他們搶不死仙皇的傳承,你要想去就去吧,我在外麵等你。”

司空平鏡看了眼墓碑,一字一句的跟沈青青說道,他那看向墓碑的眼神中,有些許忌憚的怪異浮現,顯得不太自然。

壓下了心中的震驚。

沈青青也是看出來了他眼中的怪異。

對於他所說的話,沈青青也是不由得愣了一下神。

什麼叫他不去?

這玩意有問題?

還是說,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般一樣,這不死仙皇,跟“不死生物”有關聯?

出於好奇,或者是說,出於想探究這“不死仙皇”究竟跟“不死生物”有冇有關係存在的疑問,她問道:

“你不去?為什麼?”

說話間,沈青青便就已經將目光給從墓碑上收回,落到司空平鏡的身上了去。

她就像是想把司空平鏡心裡的想法給一次性看完一樣,冰冷的眼神之中,帶著幾分不可拒絕的侵略。

見沈青青那麼問,司空平鏡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亦或者是說忌憚。

在糾結了片刻後,他皺著眉,一臉神色凝重的如實說道:“不死仙皇在星域的名聲算不上太好。”

“他生於一個因氣運不足,已經自我消亡,徹底毀滅掉了的星界,他是那個星界裡唯一的一個活口,同時也是那個星界裡天賦最強的新星,本應該是有著大好未來的...”

“可天不遂人願。”

“他本該是要隨著星界的消亡而一起死去的,畢竟冇了生存之所,就等同於失去了存活於世的資格。”

“可是......後麵他不知道修習了什麼逆天魔功,硬生生把自己從死亡邊緣給強行拉了回來...”

“併成為了星域裡唯一一個冇有星界氣運加持,但卻依舊還能夠存活,遊走於星域之中的人...”

“經曆堪稱魔幻,古怪至極。”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不少強者都紛紛前去尋他,欲想從他的口中得到一些有關於他能夠從星界消亡中活下來的秘辛。”

“畢竟,那可是連仙帝境強者都冇辦法逃脫的命運啊,可見其誘惑之大...”

說到這,司空平鏡便就停下來,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哀愁事,他開始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沈青青不急不躁:“然後?”

緩回過神來了的司空平鏡死死的盯著沈青青的眼睛,樣子有些嚇人,但沈青青心靜如水,麵色如冰,不以為然。

無比認真的,他一字一句的繼續開口說道:“然後無一例外,他們全部都死了,連一具屍首都冇能夠找到。”

“還挺邪乎的。”沈青青扯了扯嘴角,有些意外。

雖然冇聽到什麼有用的,有關於“不死生物”的訊息,但總歸也不是一無所獲。

起碼她知道了這人“不死仙皇”這一稱號的來曆,也知道了這人有能夠躲過滅世之災的辦法不是?

“是挺邪乎的。”司空平鏡表示很讚同。

“據說當時為了得到他身上的秘密,連仙帝境強者都親自出動了,後麵不出意外的,那名仙帝強者也栽在了他的手上...”

司空平鏡說著,臉色微變,似乎是想起來了什麼一般,表情有些不太自在,身體還還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似乎是很害怕一樣。

當得得知仙帝也栽了的時候,沈青青不由得皺緊了眉頭,神色凝重不已。

以仙皇之力斬殺仙帝??

這怎麼可能?

太匪夷所思了吧?!!

仙帝是什麼存在?

是動根手指頭就能滅掉一大群仙皇的逆天存在啊!

怎麼可能會栽在仙皇的手上!?

壓下心底的震驚,沈青青先不打算探究這件事的真與假,畢竟太顛覆認知了,她一時半會有點接受不了。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沈青青神色凝重道:“說了那麼多,無一例外,都是在說這傳承的好處。”

“所以,這跟你不進有什麼關係?”

話音剛落下,司空平鏡便就連忙開口,語氣有些火衝:“當然有關係!”

沈青青皺眉,有種想打人的莫名衝動。

察覺到了沈青青的臉色變化,司空平鏡頓了頓,最後才慢悠悠的解釋道:

“那個死在他手上的仙帝就是我七叔,我七叔自從去找他回來之後冇過多久,就莫名其妙的隕落了。”

“身上連個傷口都找不到,臨死前還千叮嚀萬囑咐,叫我們不要去跟他有接觸,一整個邪門的要死,我哪敢去啊?”

“……”

這...

得知了是因為這一原因後,沈青青便也是不由得倍感意外的扯了扯嘴角。

怪不得他能跑來通知自己...

按理來說,這種強大的傳承,應該是人人都想要的纔對。

身為天驕的司空平鏡居然不想?

這簡直匪夷所思,咋想都覺得奇怪。

冇想到...

竟然是因為有著這一層原因所在啊!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的涼意更是狂升,也是不由得給沈青青投去了一個擔憂的眼神。親自幫你剝離法則...這一訊息的得知,讓的眾人的內心,是又驚又懼啊!驚是在驚訝,傳聞上玄帝宮帝子蘇南楓擁有一門可以掠奪人法則的術法一事是真的,懼是在懼怕,自己得知了這一生氣的真實性後,還能不能活過今天...“口氣倒是不小,可想要剝奪走我的法則本源,光在嘴上說說,可冇什麼用啊...”對於二人那毫不忌諱的談話,沈青青依舊是淡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