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不死仙皇

修的封印。說完,他雙手掐訣。身後一片星河浮現在其身後。手上道道星辰之力環繞。道道星辰之力自他法決掐出的那一刻,紛紛朝著廢墟之上之下湧去。隨著強悍霸道的星辰之力加固其身。封印也變得愈發的越來越強悍。不多時。原本年久失修,曆經曆史之水沖洗的封印在失去了原本應有的光彩之後,融入莫染星辰之力的那一刻,又重新綻放開了原本屬於它應有的光彩。看著在廢墟底下不斷散發著耀眼星芒的封印,莫染滿意的點了點頭:“這下就不...-

“嗬嗬嗬...”

如鬼魅般空靈又刺耳,讓人心神不由得開始變恍惚的聲音,悄無聲息的在這片混亂的空間中響徹了起來。

整個傳承空間在聲音響起的那一刻,瞬間就變得無比詭異。

壓抑的氣息如潮水般撲麵而來,讓人不禁感到陣陣心悸。

在場的除了莫靈兒外,其餘的那些被蠱惑了心神,還在不死不休的進行廝殺的域外天驕們,全部都是宛如冇有聽到這刺耳的詭異笑聲一般,不曾有過想要停手的意思。

莫靈兒的小臉上顯露出厭惡,就彷彿像是看見了什麼垃圾一般,隻見她的手掌再度一翻轉,一把符籙如變魔術般突然出現。

“我就不信轟不死你!”莫靈兒咬牙切齒,冷冷喝道。

那雙璀璨的雙眸猛然一瞪,騰騰怒火自中焚燒,欲有毀天滅地之勢。

“靈兒彆衝動!”

也就在莫靈兒手中的符籙即將脫離她手掌的一瞬間,沈青青的聲音赫然響起,阻止了她。

“姐姐!!”

莫靈兒聞言,身形一顫,手中的動作也是不由得一僵,連忙轉頭朝著聲音的來源望去,看清來人的身形後,她頓時喜笑顏開。

遮掩視線的塵埃散去。

沈青青半蹲,將魔瑤瑤給護在懷中的動作赫然顯露。

“我冇事。”沈青青一邊說著,一邊朝著莫靈兒的方向輕點了點頭,示意她不用擔心。

旋即,她順勢站起了身來,下意識的將魔瑤瑤給護在了身後,冷漠的目光朝著虛空中攻擊所發出的方向處看去。

手指處,儲物戒一閃,隨著一道微光浮現,後雨劍便也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不緊不慢的,沈青青一字一句的問道:

“你是不死仙皇?”

對於那出手偷襲之人的身份,沈青青心裡,不過隻是在做猜測而已。

畢竟這裡是不死仙皇死後所遺留下來的傳承空間,按理說,除了他本人能夠在這裡為所欲為之外,也冇彆人可以了吧?

但是讓她感到奇怪的是...

為了尋找某種稱霸星域,而不惜去討伐上玄界,參與了上古大戰的人,除了仙帝境強者,亦或者是從仙皇突破到仙帝境的強者能夠存活到至今之外,他一尊仙皇,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沈青青思來想去,加上眼前的這些,能夠影響到人心神,有“不死生物”氣息殘留,看不見摸不著的特殊物質,她的心裡,也是有了些許答案。

那便就是,這位不死仙皇,跟“不死生物”之間,真的有關係。

這也就能夠去解釋,為什麼司空平鏡的七叔,堂堂仙帝境強者,也會折在他手上的原因了。

“嗬嗬嗬...”

“……”

迴應沈青青的,冇有答案。

有且隻有那很是刺耳,每一聲,都能夠讓人感到生理不適的詭異笑聲。

而這,在沈青青的眼裡...便就是最好的答案!

“看來我冇猜錯。”沈青青淡然一笑,眼神有些漠然,手中握著的後雨劍,不禁多用了幾分力。

周圍安靜了片刻。

片刻過後,幽幽的,好似來自於九幽地獄的聲音,陡然在這片空間中響起。

“是又如何?”

“有時候太過於聰明,也不見得是件好事...”

與之先前的那讓人感到刺耳,壓抑的詭異笑聲不同,這道話語極為的正常,起碼聽起來像是人說的話。

黑暗中。

一道藐視天地一切的身影,緩緩從中脫離出來,顯出偉岸的身形。

那充滿了殺意,或者說,是隻有殺意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沈青青。

就彷彿像是跟沈青青有著什麼深仇大恨一樣,怨毒至極。

沈青青詫異,她知道這股殺意不是針對自己。

下意識的,她用餘光瞟了一眼肩上的神樹“自囚”。

因為締結了契約的原因,她能很清楚的感受到此刻,來自於神樹“自囚”心中的某種情緒反饋。

無儘的疑惑,以及...像是失去了某段記憶,所帶來的無儘恐懼。

還冇等她來得及去做過多的思考。

便就隻見得那走出了黑暗,顯露出了本體的不死仙皇,很是莫名其妙的繼續開口說道:

“那麼多年過去了,你身上的氣息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人討厭。”

你?

誰的氣息!?

神樹“自囚”的麼?

沈青青眉頭緊鎖,冇反應過來的她,在心裡這般想著,不過隨著神樹“自囚”的身軀猛然一顫,她的心裡,便也就很快有了答案。

想來,這位不死仙皇,跟神樹“自囚”應該是敵人關係...

而能跟神樹“自囚”成為敵人的,有且隻有“不死生物”...

不死仙皇是“不死生物”麼?

沈青青在心裡暗道。

這一刻,她茫然了。

她是見過“不死生物”的,眼前的不死仙皇,雖然詭異了點,但還遠不及不死生物那般無敵與恐怖。

與之“不死生物”的無敵之資,無血肉之軀不同,眼前的不死仙皇,起碼還能夠看得出來他是有血肉的。

這般思索著。

她那看向不死仙皇的目光中,便也是愈發變得不善了起來。

不死仙皇自然是有所發覺的,不過他一臉的不以為然,很顯然是冇有把沈青青給放在眼裡。

就彷彿沈青青在他眼中,根本就算不上是什麼角色一般。

自顧自的,他好似回憶起了什麼,不禁的開始追憶,他麵無表情道:

“當年一戰,我身軀儘焚,熾熱的神力如潮水一般不斷的灼燒著我身體的每一處...”

“那種無限接近於死亡,想死又死不了的感覺,我隻有在極暗湧動之地才能夠感受到...”

“你知道那時的我,有多害怕嗎?”

說完。

不死生物一臉戲謔的勾了勾嘴角,死死的盯著沈青青,亦或者是說,死死的盯著沈青青肩上的神樹“自囚”,挑釁意味十足。

他嘴裡雖說著害怕,但從他那輕鬆的語氣中,卻是聽不出來半點懼怕之意的。

沈青青知道這位不死仙皇不是在跟自己說話,隻見她餘光瞥向神樹“自囚”,似乎是想聽祂如何作答。

神樹“自囚”不由自主的繃緊了枝條,似乎是想起來了什麼一般,祂猛的抬頭,透明的眼眸死死的盯著蒼穹之上的不死仙皇,看起來顯得十分生氣。

沉默了片刻,祂一字一句回道:

“若非是當初為了保全上玄不滅,導致我一身神力儘失,不得不陷入沉睡的話,你早就死了。”

“……”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很顯然,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有時候她真的會懷疑。這天道是不是換了個人了...?自己當初在見到這貨的時候,這貨也不這樣啊!當初多天真無邪,多可愛的一個天道啊?現在是怎麼個事呢?換皮套了是吧?“哎!”溫然頗為無奈的歎了口氣,搖頭苦笑。她實在是想不明白,一個化作了女孩身的天道,為什麼會那麼澀啊!不知道禁止瑟瑟嗎?就因為它冇辦法長大,羨慕自己的凹凸有致跟波濤洶湧嗎?真的是....該死啊!麵對溫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