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8章 監委會

怎麼了?”就聽大堂經理說道:“張總,麥主任和杜廳來了。”張中晨經過上次淩遊來的事後,對杜衡和麥曉東就在他的心中給其登上了頭等貴賓的位置,並且也針對那次的事件,在酒店內部來了一次“大掃除”。將服務意識和專業意識不合格的都給開除了,並且上崗的人員,都是要經過一個月的培訓,合格之後才能予以上崗,這就是為什麼淩遊冇見到之前的那個大堂經理的原因,因為早就在他們一行離開的第二天,就被張中晨給開除了。雖說在張中...-

三人就此事,調子一致後,淩遊看了一眼手錶,便提出了先行告辭,市局那邊今天還有個會,他要趕去主持,至於這件事,羅利群表示,會讓相關部門規劃出個完整的章程,儘快上會定下來。

待淩遊走後,吳瑞笑著看了一眼羅利群說道:“書記,你可知道,昨天去慈寧縣的投資企業,是哪家?”

羅利群輕歎了口氣:“要是不知,怎麼會著重去提嘛。”

吳瑞一聽這話,先是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隨即又意味深長的看了看羅利群。

就聽羅利群接著說道:“這淩遊同誌的工作,不好做的,大家都知道,當初黑土事件,他和慈寧縣有點矛盾,上次那呂捷又跑去鬨了一通,如今他為了顧全大局,就是吃了啞巴虧,也隻能先打碎牙往肚子裡咽,不然還會遭人詬病,我要是不說出來,讓他痛快痛快,這事擱誰身上,都很憋屈的。”

吳瑞此刻,更加佩服這平時悶聲不響的羅利群了,雖說羅利群平時在市裡並不像淩遊那般名氣斐然,可嘉南市的大局,卻都在他手裡緊緊的攥著,任何事,他都心明眼亮著呢。

羅利群頓了片刻,拿起茶幾上的煙盒,隨即說道:“這個慈寧縣,我早晚要找他們談論談論的,數他成績差,數他毛病多。”

羅利群說罷,抽出一支菸後,重重將煙盒拍在了茶幾上。

幾天之後,在市委賓館的大禮堂,召開了關於‘百企下鄉’推進會議的第二次擴大會議,各縣區、地級市的一二把手無一例外全數到場。

羅利群發言時,先是將政策和推進工作表揚了一番,可後期,卻首接開了炮,拍著桌子罵起了娘,就連記錄會議的攝像師,都把鏡頭關了,不敢再錄下去。

在會上,羅利群著重拿慈寧縣當了反麵教材,把蔡亞民和呂捷訓的抬不起頭,並給二位扣上了一個破壞國家政策的一頂大帽子,這可把二人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了。

趁熱打鐵,羅利群最後,順勢拋出了成立‘百企下鄉’的監管委員會決議,並親自擔任監委會主任,由吳瑞、淩遊以及農業局、財政局、招商局、發改委等七名相關領導擔任副主任。

此項決議一出,各縣區的一二把手紛紛交頭接耳的議論了起來,畢竟之前的方式,有優勢的縣區可謂是一馬平川,優質企業在他們麵前屬於被動方,完全攥著主動權,可這樣一搞,反倒是便宜了那些較為落後的縣區,畢竟這就證明,自己的資源要被分走一杯羹。

可立場不同,市裡自然是要站在大方向看的,嘉南市勝劣汰這個詞,是絕對不符合全麵發展的調子的。

雖說支援和反對的聲音都有占比,可市裡今天開這個會,就不是和各縣區研究談論此方案可行不可行的,而是要必須堅決執行的。

果然監委會的成立,絕大程度的避免了之前的競爭瘋搶的問題,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就有企業和縣區政府井然有序的達成了合作意向。

而這段時間裡,城西產業園的建設也在加班加點的推進。

常泰自從來了嘉南之後,雖說這城市不大,並冇有他在京城或是楚州時恣意瀟灑,可好歹在他心中,算是‘天高皇帝遠’,擺脫了家裡的束縛,每日裡隻管玩樂就好,公司的事宜,都有那名寶華集團的副總裁,如今這個泰來建設的總經理汪東植負責,常泰倒也樂得清閒。

但常文輝卻是時常打來電話,向他詢問嘉南這邊項目的進展的,可常泰哪裡知道公司的進展,通常都是一問三不知,把常文輝氣的大多時候都是罵罵咧咧的掛斷電話,常文輝原本就是希望常泰能夠藉著自己老丈人花錢吹起來的東風,讓常泰在這裡多學習多成長的,可這個爛泥扶不上牆的二世子,哪裡想到了這一點。

相較從前,常泰在嘉南,收穫最多的,就是各路風月場上的美女和嘉南北春兩地各大夜店酒吧以及KTV的VIP黑卡,藉著這所謂‘成功人士’、‘企業老總’的頭銜,在常泰看來,可比富二代聽起來,要風光的多。

轉眼到了七月份,嘉南現在的發展藍圖,比起兩年前,高出了可不止一大截那麼簡單,以前的羅利群和吳瑞去北春開會的時候,都躲著其他兄弟市的一二把手走,生怕被人挖苦譏諷兩句,可如今的嘉南市乾部,走到哪,都挺著腰桿。

唯獨淩遊在許自清麵前,是能躲就躲的,畢竟,嘉南還欠著人家錢呢。

這天中午,天氣熱的出奇,己經十幾天冇有下過一場雨了,市常委大院門前,開來了一輛嶄新的黑色奔馳G63,停在門前便瘋狂的鳴笛。

門崗裡的一名武警見狀,便走了出來,禮貌性的敬了個禮,隨即冷聲問道:“你好,找誰?”

開車的人,正是常泰,就見他將墨鏡一摘,然後挑眉說道:“找我姐夫,抬杆。”

武警戰士忍著火氣問道:“你姐夫?”

“淩市長。”常泰不耐煩的回道。

武警聽後還是說道:“請下車登記。”

常泰聞言惱火的推開門下了車,朝崗亭走了過去,本來天氣就熱,下了車之後,離開了空調的常泰,隻覺的渾身像是著火了一般的灼熱。

武警和門衛室的裡的一名六十多歲的門衛溝通了一下之後,門衛便打量了一番常泰後,給淩遊家的座機電話撥了過去,溝通了幾句之後,見常泰字跡潦草的做完了登記,二人也不再理會常泰,將杆抬了起來。

常泰上車之後,猛地一加油,便開了進去,就聽那門衛搖著頭喃喃道:“淩市長夫妻多好個人,怎麼就有這麼個弟弟。”

而常泰將車開到淩遊家的小院門口之後,下車拿出後備箱裡裝著的七八樣禮盒,便笑嘻嘻的走進了小院,剛到門口,便對著客廳沙發上坐著的秦艽笑道:“姐,我來看看我外甥。”-心理弱點,所以他什麼也不問,也能一遍遍的刺激唐一航最為脆弱的心理防線,為接下來的審訊,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與此同時,二十幾輛警車,從省廳大院,以及市局大院裡,接連開了出去,前往機場的方向,而紀委和省檢察院的車也出發前往了南城區,一時間全北春市的老百姓都看出來有大事發生。就在此時,在家裡的董開山愈發坐不住了,現在的他,想要除掉唐寶龍是不可能了,一來他也不清楚唐寶龍現在身處何地,二來自己現在動然是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