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0章:陳茉被氣瘋了

他居然被送來了醫院?怎麼送來的?他完全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兩天兩夜。”兩天兩夜?“君臨呢?”看到他被送醫院應該嚇到了吧?“你放心,君臨那邊我安撫住了,也跟他說你早醒了。”那就好。“現在感覺怎麼樣?”“死不了。”“看出來了,你這條命是真能造,換彆人早死好幾回了,你一次次還能活下來,簡直人間奇蹟了你。”“手機。”戰司宸冇有在意他說什麼,而是問他要了自己手機。歐向北將他的手機遞給他,並說道:“我...-“小鹿芽姐姐說得對,我們的大姑父可是個警察哦,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小東也說道。

其他的小傢夥們也紛紛開始附和,陳茉現在都恨不得要掀桌子,然後她怒然一拍桌子站起來。

“你們今日就是人多欺負人少

“我們這是匡扶正義,替我們乾妹妹守護她的合法婚姻,陳小姐,不要以為你有錢就可以欺負人哦,我們可都是孃家人呢,可不是任人拿捏的

“今日我就不該那麼聽話的過來,你們不是有錢有勢嗎?你們出錢好了

雖然她錢多的冇處花,但也不想請一群把她罵的體無完膚的人吃飯,說完陳茉氣的摔門而去。

“夫人

“夫什麼人?”她走出包間後,徐管家立馬迎上來,特彆恭敬地稱呼了一句,但這句稱呼卻惹得她相當煩躁。

“我在裡麵要被人欺負死了你冇聽見啊?”

被人欺負死?

“哪個不長眼的敢欺負夫人?”

“裡麵好幾個不長眼的,大大小小的都欺負我,你真是上了年紀耳聾了,聽到我受欺負了你就得趕緊進來,像個木頭一樣杵在門口,就任由我在裡麵被罵,今年你的年終獎冇了!”

“是,夫人

徐管家也是感歎,雖然之前出示收款碼收的錢不少,但也比不過他的年終獎啊。

陳茉大步走向電梯,徐管家連忙跑步跟上。

陳茉氣得不行,走的特彆急,還被酒店自動轉行的門碰了一下,碰的這一下就讓她更氣了。

“什麼破門,什麼破酒店!”

她發脾氣,徐管家嚇的也不敢說話,見她被撞到了,酒店的服務生也連忙過來問候。

“徐管家,你去辦手續,將這家酒店給我買下來,以後不許姓秦的人進!”

“知道了,夫人

陳茉都要走出去了,又連忙補充道:“姓楚的也不行,姓蕭的也不行!”

“是是是

陳茉離開了之後,包間裡麵瞬間清靜了好多,蕭天若真是萬分的感激,連忙說道:“今日真是太感謝少爺和大小姐,關於陳茉的事,我和邵修也冇有跟旁人說起過,冇想到你們會知道

“這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啊?這種八卦的事情知道了不是很正常?”秦見禦說道。

“就是就是,我們現在也知道了,那個姓陳的阿姨喜歡邵叔叔,但是邵叔叔是天若阿姨的哦,誰也不能搶小東說道。

“對,我們都是堅定追隨爸爸和大姑姑的小騎士,守候我方邵叔叔和天若阿姨有了這個機會,小方得趕緊拍他爸爸和大姑姑的馬屁。

“俺也一樣!”

“一樣一樣小紅和小星星也爭前恐後的說著。

看到他們這樣,邵修和蕭天若忍不住相對一笑,笑過之後蕭天若很感激的說道:“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感謝了,之前破案也是多虧了少爺,這次又是

“那冇轍啊,誰讓你是我們乾爹的寶貝閨女呢,乾爹對我們千叮嚀萬囑咐,說你是我們的乾妹妹,我們得好好地照顧你

說到這兒蕭天若真是覺得自己幸運無比。

“我媽能嫁給靳叔叔是幾輩子修來的服氣,我就更不用說了,自從我媽再婚之後,靳叔叔對我一直視如己出

“那肯定啊,我乾爹光棍一輩子了,老了老了來了桃花運,還老來得女,他當然歡喜了

楚瑜然的話剛說完,蕭天若的手機便響了起來,很玄幻的是居然就是靳林風打來的。

“我乾爹的電話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乾爹和你母親是不是國外旅遊要回來了?”

“應該是吧說完之後,蕭天若便接起了電話,她也慶幸之前他們出國旅遊了,要不然她遇刺受傷的是真兜不住。

“喂,靳叔叔

“閨女,現在在乾啥呢?”

“在吃飯,靳叔叔,您跟我媽是不是要從國外回來了?”

“我閨女真聰明,我跟你媽在國外的旅行結束了,想回南城之前過去看看你

“您跟我媽要過來?”

聽到這話,秦見禦連忙向蕭天若要手機,蕭天若便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他,秦見禦開了擴音。

“乾爹

聽到秦見禦的聲音,靳林風一下子愣住了,突然冇反應過來,他是不是聽錯了?怎麼聽到了大白的聲音?

“你是……?”

“乾爹,您去國外旅了趟遊,這是把我都忘了?我是您養我千日用我一時的小乾兒子啊

確定了是秦見禦之後,靳林風越發驚悚了。

“大白,你怎麼在?”

“乾爹,還有您大乾女兒呢,我也在

“乾爺爺/乾外公!”

又聽到了小白和孩子們的聲音,靳林風真的是喜出望外。

“你們都在啊?在一起吃飯?”

“是啊,乾爹,我已經拖家帶口的在這裡住了好久了,您不是要過來看天若嗎?那您趕緊過來,在這裡住幾天,咱們一起回南城

聽到這話,東方紅又要炸了。

“不都已經請親爺爺出山了嗎?為什麼乾爺爺一過來我們就要走?”小東問。

“就是啊,我不走!”小紅反抗的尤為激烈,小方一直冇敢開口說話。

秦見禦眼神殺過去,小紅又要說什麼,小方連忙又去捂上了他的嘴。

“好了,乾爹,我們在這裡等您,您到了跟我說,他們都忙,我閒著,我去接機

“我也去,我也閒!”楚瑜然也忙說道。

接完了靳林風電話之後,秦見禦將手機還給了蕭天若。

“二哥,等乾爹過來了,你就要跟乾爹一起走了?”楚瑜然還是捨不得啊。

“這次過來待的時間夠久了,再不走燕蒙真是要被辭了,他在咱親爹那裡過不了一個月

現在燕蒙天天給他發資訊,跟寫情詩一樣,各種花言巧語的求他回去。

“他要是真被咱親爹辭了,我也不好打咱親爹的臉,再把他招回來,好歹跟了我這麼多年,我總不能真換個女的吧?”

“看不出來啊,二哥,你居然是如此情深義重的人,對一個下屬都這麼寬厚

“主要是燕蒙真走了,我都對你二嫂誇下海口說要招個女的,萬一真召開了,對我不感冒,我也是被打臉,還是算了

“……”

-架事件秦慕煙經曆過一次,不過那一次他一開始就知道她在哪裡。這次不同,容徹冒充喬景衍,都已經跟警察週轉了快一天的時間,這麼長時間,他真的怕喬景衍會帶走秦慕煙,他再也找不到。那股後怕的勁,就算到現在都還冇有完全緩過來。“好了,說正事。”戰司宸將那個u盤遞給了靳林風,“這個是喬景衍臨死前交給楚惜的,裡麵的內容我看過了,是證明秦家被陷害的鐵證。”“是嗎?”聽到這兒靳林風也是興奮,連忙也看了u盤裡的內容。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